Lineage 天堂歪傳(短篇創作)

前言

該小說作於 2001 年,高中一年級。以當時最流行的網路遊戲作為故事的基底,再加上自己的遊戲經驗去發想。

那時電腦不普及,這一篇即是手寫本。手寫本的特色就是一筆到底,沒有悔棋的機會,也就出現很多劇情矛盾、語義不順的地方。

說實話這本「連載」小說當時在朋友圈之間滿熱門的,幾乎是每寫完一章就被借去傳閱。被靠腰拖稿也是家常便飯。一方面是劇中的角色都是身旁的朋友;另一方面也顯示出該款遊戲的熱門程度。

整篇文章幾乎原封不動地謄到電腦上,剩下的是像把注音文改正(如:ㄉ→的、ㄌ→了…)、把日文「の」改成中文「的」、把平方註記的字都改成疊字、以及少數明顯的錯字。希望在保留原味的同時,也能兼顧閱讀性。

通篇字數約接近一萬字,算是讀起來很舒服的篇幅。如果你沒完過這個遊戲,不妨當做是小屁孩胡亂設定下的武俠小小說;若是有玩過,想必能勾起您不少的回憶。

本傳

2001 年 5/25,從天堂深處飛下一顆流星,這象徵著四個少年的集合。那顆流星掉落在鳳和中學的宿舍頂樓,就像一個平凡的石頭一樣。

這天,那四個少年,也就是四大寇,一樣在許帥的床上討論著玩天堂的種種。這四個少年:仔寇、許帥、平、繆ㄟ,熱烈的敘說著。

許帥:「夏洛伯那麼好打,綠水灌下去牠被打假的。」

仔寇:「我上次 pk 歐吉,fl 歐吉給你食人巨魔的血。」

繆ㄟ:「幹,歐吉算三小,我等級 4 就打死它了。」

仔寇:「也不都是妖精敏高。」

許帥:「平,你幾級了?」

平:「15 級而己。」

繆ㄟ:「你那一隻騎士力量 17,體質 16,要重練啦!」

仔寇:「才 15 級,重練又沒差。」

平:「嗯!」

就這樣,他們一直討論著。這時候樓頂上那顆天上飛下來的流星竟自己動了起來。這顆來自天堂的石頭似乎有著一種力量。

四大寇愈討論著,這顆石頭動得愈厲害。原來,四個少年不斷的討論,聚集了天堂的力量。

突然,這顆石頭爆炸了,而這四個少年竟然馮空消失了。

仔文醒來了,他發現自己躺在說話村的村子的一間屋子裡。他身上被冠上了一些他看不懂的符號,他明白了,他現在就在天堂而且是個男法師。

「哇靠!我想我們四大寇來到了天堂!」仔文說:「我得先找出其它三寇才行。」

他走出了村莊,尋找木人場,他所看的景物和電腦看的顯然不同,像是真實的呈現在眼前。

木人場到了,他和其它新手一樣,握匕首,揮舞著木人。

他等級夠了,想學魔法,卻沒有錢。

「沒錢,我哪去學魔法啊?」他哀怨著。

這時,前面走來一隻侏儒。

打牠吧!手拿著 4/3 的匕首 pk 了起來。

「Ya!金屬塊」他打贏了侏儒,但身受重傷。他賣了金塊,學了一級魔法,吃飽肉,邁向練功之途。

肯特 21 年 12 日(100 日一年),他坐上船,前往大陸。這時他已經是個不錯的魔法師了。其它三寇依然沒遇見,只是……

「ㄟ,你看起來滿厲害的。」一個男妖精說。

「我哦?」仔文說:「還好啦。」

「聽說有人開拓了一條道路通往傳說中的龍之谷。」

「真的?」

「嗯,但那裡實在太危險了,不少人死在那。」

「你要去哪啊?」

「我要去燃柳賺些錢。」

「呵呵,我也要去那!」

「好啊,一起去吧!」他們成為朋友。


肯特 22 年 1 日,他來到了肯特的武器店。他買了一隻美基魔杖和一些防具。他的朋友死了,被兩隻那魯加殺死了。

他走到城堡前面,公主正在宣布一些事情。只看見城堡前面一群人。他湊了過去。

「從今天起,我需要一些勇敢的戰士」公主說:「去龍之谷消滅龍之一族。他們數次侵略我們的村子,奪走了不少人命。」

大家議論紛紛。

「並且,」公主說,「我們要在北方的土地上興築奇岩城,來對抗龍之谷的勢力。」

大家熱情的歡呼。

「聽好,」公主說,「只要能進入龍之谷,打敗飛龍,並且把飛龍的爪帶來,我們會給他一千萬的酬勞。」

歡呼聲……


仔文走在往風木城的路上,他想要見識一下沙漠的威力。

他看見一個騎士正在 pk 小楊。那個騎士看起來快撐不住了。

那個騎士叫做藍月夜空,仔文使出了極道落雷。電光閃動一下,小楊就倒在地上了。

那個騎士爬起來:「謝謝。」

藍月夜空看了一下仔文的臉,原來仔寇遇到許帥了。


「哇!真好運,能夠遇見你。」藍月夜空說。

「呵呵。你要小心一點,打不過小楊就要落跑。」仔文說。

「不是打不過,只是我沒錢,沒錢就沒有好的裝備。」

「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公主徵能取得飛龍的爪的人,獎金一千萬耶!」

「哇!那麼多。」

「但,前題是,我們必須要進入龍谷打敗飛龍。龍之谷的危險你又不是不知道。」

「唉,我看我們沒有打到飛龍,就被其它怪物殺死了。」

「看來,我們沒有萬全的準備是不行的。」

他們在風木村住了一夜。隔天一早,他們往騎村出發。


「我們需要錢,才能提升我們自己。」藍月他一邊打高崙一邊對仔文說話。

「我知道啊。」仔文說:「我們的防禦至少也要有 -30 以上。」

「我才 -18 而己,而你也才 -12。」藍月說聲失落。

肯特 22 年 11 日,他們到達騎村。

藍月首先走入麥特的屋子裡,仔文則跟在後面。他們是來找尋一個寶藏的秘密。

「小伙子!」麥特:「那的確是一筆可觀的財產。但是,你身為一個騎士,在這個地方土身土長,你知道那是個不可行的想法。」

「我知道。」藍月回話。

「40 幾年前」麥特:「小夏和小楊侵入了我們的村子。大家帶著他們的子女、財產,躲了那個洞穴1

我們騎村的人最引以為傲的就是那個洞穴,一個到達地底四樓的洞穴,擁有最複雜的迷宮。如果不是老一輩的人,想要到達地底的最深處,根本不可能……

它是我們的避風港,只要我們躲進去,妖怪們根本找不到我們……」

仔文和藍月仔細聆聽著。

「但是,」麥特說:「當我們躲進了地底四樓時,我們發現的是,那裡已經被一些妖怪盤踞了2

當我逃出那個洞穴時,地底下遺留下來的是一具具骨骸和大家的財產……

只有我一個人回來。」

「嗯。」藍月表示衰同。

「已經有不少人為了那筆財產失去生命了!」

「但是,」藍月說:「我們需要那些財產!」

「那對我們很重要!」仔文說。

麥特笑一笑。他打開他的箱子,拿出一些東西:「我也老了,又沒有子孫。這是騎洞 1 到 4 樓的地圖,你們拿去吧!」

「謝謝。」藍月和仔文異口同聲。

「這是給你的,」麥特拿起一個東西,對藍月說:「這是加 4 的紅騎士之劍,這對你取得那個寶藏很有幫助。」

藍月笑一笑。

「這是給你的,」麥特對仔文說:「這是瑪那魔杖,你沒有魔力的時候就好好利用它吧!它能吸取魔力!」

「謝謝!」仔文說。

「我現在留著這些東西也沒有用了,所以我把他們交給你們。」麥特說:「好好加油吧!年輕人!」

仔文和藍月告別了麥特。

肯特 22 年 13 日,仔文和藍月進入騎洞。

「看來……」藍月拿著地圖,一邊說:「沒什麼怪物。」

「小心為妙。」仔文說。

「下面那個轉角出去就可以到騎 2 了。」

他們走出騎 1,順著海岸線走,進入騎 2。

他們到騎 2,遇見了幾隻食屍鬼和骷髏。藍月大刀一霍,再加上仔文的幾個火球就輕鬆解決了。

洞穴是愈來愈詭異,怪物的出現是愈來愈頻繁。

「小心!」仔文叫。

突然後面冒出 2 隻肥肥,牠們手拿著鎚棒往藍月揮了過去。

藍月巧妙的閃過。鎚棒擊中地面,裂了一個大洞。

藍月側身一劈,其中一隻肥肥應聲倒地。

「閃開!」仔文叫。

藍月跳開,仔文使出地裂術。幾十個巨大的石塊飛向另一隻肥肥,頓時灰塵四揚。

稍後看清楚時,另一隻肥肥也躺在地上了。

「Yes!」藍月歡呼一下。


下午時,他們到達了騎 3 的入口。他們在門口外補充了一下體力。

「騎 3 入口下去後,左轉直切就可以到騎 4 了,只要我們走快一點,應該不會遇見太多妖怪。」藍月看著地圖說。

仔文幫藍月和自己加了速,就衝進去騎 3 了。他們一下去就左轉,果然看見遠方的一個亮點。那是通往騎 4 海岸的出口。

當他們走入時,才發現原來是一隻肥王擋往了出口。那隻肥王好像是不想讓他們過。

「讓我來。」仔文說完再次使出地裂術,幾個十個石塊飛了過去, 把肥王擊倒在地。

但是肥王再度爬起來,向仔文衝了過去。

這個,藍月縱身一跳,手上高舉紅劍,往肥王身上一劈。沒想到肥王舉起手,用手肘擋住了銳利的刀鋒。

之後肥王側揮鎚棒,藍月彎身躲過。他躲過之後,握緊紅劍,把劍鞘直指肥王的肚子,刺了過去。

沒想到肥王縮回肚子,刀鋒竟然沒刺中。

之後肥王雙手握拳側舉,猛然地一個雙手向中側擊,擊中了藍月的頭部。藍月向後倒下去,差點暈了過去。不過他用劍柄支撐起身體,準備應戰。

肥王高舉鎚棒,快用力一揮時。牠不動了。

「快打!」仔文高興的說:「我定住牠了!」

只見藍月快速的打肥王,不久之後肥王也倒在地上。

「呼!贏了!」藍月說。

他們走出騎 3 來到了騎 4 的入口。

他們走下去,但是嚇了一跳。裡面不是一大群的食屍鬼,而是一大群肥肥和肥王。他們就馬上又回到騎 4 的門口。

「哇!太多了吧!」仔文說。

「打到明年也打不完。」藍月說。

他們坐在騎 4 門口的海岸邊,思考著如何打倒那些妖怪,取得寶藏。

正當他們在思考時,突然從騎 4 門口衝出來一個妖精。他叫尋夢遺忘。他們看了他嚇了一跳。仔寇和許帥遇見繆ㄟ了。


「你為什麼在這?」藍月問尋夢。

「和你們一樣,來找寶藏啊!」

「肥肥太多了,根本就進不去!」仔文說。

「唉。要怎麼進去啊?」藍月。

「我知道。」尋夢說:「在下去四樓後左轉有一個縫隙,一次只能一個人通過。」

「也就是說,肥肥排隊一隻一隻讓我們打嘍?」藍月。

「太好了。藍月在前,尋夢在中,我在後,太好了!」仔文。

太陽下山時,他們衝下去,很順利的衝進去那個縫隙。果然,一次一隻肥肥慢慢的清除了。藍月用力劈,尋夢射箭,仔文補血,肥肥再多也清得完。

終於把肥肥清完了。他們往前走,取得了寶藏。

肯特 22 年 13 日,他們回到騎村。

這些財產一共是:高藍 120,高鑽 6,品藍 1,雙手劍 2。他們 3 個人把錢分一分,準備回肯特城。


公主發出了嘆息聲,這是今天第 17 個因衝龍之谷不幸鎮亡的消息。公主走到窗邊看著北方,奇岩城也開始興築了。

肯特 22 年 17 日,他們到達肯特村。那個時候已經中午了。

「現在有錢了,防也高了」仔文:「可是要衝龍之谷只有 3 個人是不夠的。」

「嗯!上次衝龍谷鎮亡的至少也有 14 個人。」尋夢說:「聽說他們這次沒打到飛龍,就被途中幾隻怪物消滅了。」

「沒打到飛龍?」仔文問。

「你不知道嗎?」藍月說:「飛龍是在龍之谷的深處,但是途中就有一些很強的妖怪了。例如亞利安啊,骷鬥……的」

「哇!」仔文。

「我們需要再找一些人加入我們!」藍月說。

他們到一家小吃店,坐了下來叫點東西吃。

「你們聽過『銀極』這個盟嗎?」藍月問。

「怎樣?」仔文。

「他們由棉洞下去龍間3。那時有 32 個人下去……」藍月說:「他們的目標是衝到龍間六樓,並見到卡瑞,取得屠龍劍。」

「結果呢?」尋夢問。

「但他們整個盟 32 個人,才衝到龍間 5 樓就撐不住了」藍月說:「那時,當大家都紛紛因體力不足而倒下時,只有一個騎士沒有死,自己一個人衝下龍間 6 樓,見到卡瑞,並取得屠龍劍。」

「哇!那麼強!」仔文、尋夢。

「他現在住話島村,大家都叫他狂騎。」藍月。

「走吧!」異口同聲,「去找他!」


肯特 22 年 19 日,他們到達話島的港口。

港口擁著不少的人群,都是要坐船的。

「話村這個小村落,很久以來就受夏洛伯的侵略,大家也都想逃到安全的古魯丁或肯特。」仔文說:「除了少數來追求刺激的勇士和學習魔法的人。」

「呵呵!相信不少人是要來打小巴的」尋夢說。

他們從港口走到話村。

「好多魔法師喔!」藍月說。

「呵!話村一直培植出優秀的魔法師,就像騎村,總是培植騎士一樣。」仔文說。

「那個狂騎在哪啊?」尋夢問。

旁邊一個路人聽見後說:「狂騎住在旅行日誌!」

「旅行日誌在哪?」尋夢問。

「沿著那條路走下去。」他指村莊門口的那條路:「旅行日誌,就像是一道牆,為了防止蜘蛛的……而他……就居住在那……」


「請問……」仔文問旁邊路過的路人。他們正在話島的旅日。

「你們要找『他』嗎?」那路人說。

「是的,你怎麼知道?」

「旅行日誌一直都只有一個人居住。除了少數為了測驗 4 自己實力的人之外,來這的應該就是為了找『他』。」那路人回答:「我也得趕快離開這裡。我可不想因夏洛伯送命!」那人匆匆忙忙的走掉了。

「呃……他沒有說他住哪,但是這裡只有住一個人」尋夢。

「找吧!」

這時,遠方傳來了夏洛伯的叫聲。他們走過去一探究竟,只見一個騎士灌著加速,正憂打兩隻夏洛伯。

沒錯!那凜厚的劍身,鋒利的刀峭,刻著龍的彩案的劍柄,那把正是屠龍劍。

那個騎士走過來的時候,那兩隻小夏已經死了。他叫脈剎。

他們對望一下,原來仔寇、許帥、繆ㄟ,遇見平了。


「哇!來到天堂後變得那麼神氣!」仔文對脈剎說。

「沒什麼啦!」

「很秋調喔!」藍月對脈剎笑笑。

「呵!呵!」脈剎說:「其實那時我衝到龍問 6 樓時,那裡早就已經有兩個人站在卡瑞的墓碑前面了。

我問他們在幹嗎,他們說他們在等卡瑞的出現。

突然!那個墓碑裂開了,並從那裂縫裡發出了光芒,一個模糊的人影像煙一般的冒了出來,那就是卡瑞的靈魂。

卡瑞說:『到達地心的使者們!在你們踩進這一塊土地時,那石塊將會發出昏紅的炙光,帶領你們步向死亡與生存的遊移。請記得!慌張與恐懼只會為你立一道墓碑,唯有勇氣與自信才能使你握上那屠龍之劍。』

說著說著,卡瑞高舉雙手:『隨我進入「光榮之堂 5 吧!』

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再度從那墓碑的裂縫發了出來,我暈過過去。

當我醒來時,只見我掉進一個房間裡,房間周圍有四個魔法陣。我知道,那就是只有勇者才能到達的光榮之堂。

不久後,那四個魔法陣不斷地冒出妖怪,我就那樣一直打一直打,妖怪也一直冒一直冒。

打到最後,我也厭戰了。我又累、手也酸,不停的喘氣,我知道我已經不行了。

我的額頭上落下了一滴汗珠,就在三隻歐吉高舉巨斧準備使力一揮時,汗珠落到地面上。我把刀拿起,準備最後一戰。突然,上面傳來了聲音。

『你的勇力太令我欽佩了,你成功了,勇士就是要這種不服死的精神。我將會把屠龍劍交給你,你為你通過這次考驗的獎賞!」

之後,我眼睛一眨,我又回到墓碑前了,那時,我手裡已經握著屠龍劍!」

奇岩 1 年 1 日,那時奇岩城已經興築完成了。這座擁有三個城門的權力之城,就在那肯特城北邊廣大的土地,佇立了起來。

奇岩城興築完成已經是三年後的事了。

那時,興築奇岩城的工人曾一度發現深埋地底至少有 300 年的「奇岩地間」。奇岩地間「深達」地下四樓,可能因為 300 多年來的險無人跡,它裡面所呈現的風貌和以往的地洞很不相同。

今天早上,藍月在餐桌上說起這件事。他一直說,但大家似乎覺得早餐比較重要。

仔文一手拿著烤薄派問藍月:「地間不是也到達地下四樓嗎?那你為什麼還十分驚訝的強調『深達』地下四樓?」

藍月說:「但對 300 年前的人來說,已經不錯了。」

「不錯了?」尋夢問:「啥意思啊?」

「以前根本沒有像我們現在有什麼武士刀啊……雙手劍啊……」藍月說:「在以前,能拿侵劍就不錯了。像我現在手上拿的紅劍,在他們的時代,可是稀世珍寶耶。」

「我倒覺得屠龍劍好一些。」麥剎用手拿起一顆蘋果:「雖然屠龍劍是雙手武器,但是想到騎士拿者笨重盾牌的蠢樣子,我就想笑。」

藍月側身看著靠在他左手邊椅子上的精盾。

仔文說:「大家似乎把去龍之谷取得飛龍之爪這件事給忘了,那才是我們的目標。」

「龍之谷……數一數也死過 100 多個人。」藍月說。

「我看你們就先住我這,」麥剎說:「雖然蜘蛛的叫聲滿討人厭的。」

「這樣也好,我得先去學習全體治癒術。」仔文回答。

「很久沒回老家了,」尋夢說:「有點想念安特伯伯說……但有時候他們真的很煩。」

藍月又說:「沒揮動刀子,想去試下身子。」他顯然是對麥剎說。因為麥剎在這住的最久,也了解最多。

「好吧!我明天帶你們去冒洞看看吧!」麥剎說:「你們會和我一樣覺得很無聊!」

「叩!叩!叩!」傳來了敲門聲。麥剎去應門。門一打開,眼前站著一個女魔法師。她烏溜溜的黑髮飄逸,、迷人的臉旦、勻稱的身材,看來迷死過不少人。

「要幹麼?」麥剎問她,在旁 3 個人也注視她。

她撥了自己的頭髮,裝一下可愛:「我要來借些東西啊!」她笑一笑。

「要借什麼東西啊?」仔文問。

「嗯……」她一副思考中的樣子:「我要借 100 萬!」她笑一笑。

「哇哩勒!我們哪裡生那麼多錢啊!」藍月驚叫。

「這位小姐,」麥剎說:「要借錢的話,妳來錯地方了。我們根本就沒那麼多錢。」

「是嗎?」她笑一笑,看著床底下的箱子:「那個箱子裝些什麼啊?」

「呃……」尋夢無言。

「對不起!我們沒錢,就算那箱子裡是錢,我們也不會平白無故給一個陌生人。」麥剎篤定的說。

「是喔!」那個女法微微笑,說:「呵呵呵,看來你們是沒見過『究極黑魔法』的厲害嘍。」

隨後,她高舉魔杖,口中念了一些咒語。霎時,天空烏雲密布,幾百個、幾千個巨大的冰塊從天上砸了下去。那些冰塊落地的範圍極廣,他們四個都被這些落冰砸成重傷。

「呵呵呵!」那個女法笑:「看你們的狼狽樣。」

「呃……好痛!!!」麥剎說。

「他媽的……」藍月說。

仔文和尋夢也一副痛苦樣。

「原來人稱的『狂騎』也不過如此。」那女法說:「哈!哈!哈!」

這時,即使是狂騎麥剎也打不過他。

突然,這女法使用「指定傳送」飛走了 6

原來是長者來了。

「可惡,又讓她跑了!」其中一個長者說。(一共有三個)

「等一下,請問。」麥剎站起來:「她是誰?」

「她……」長者:「可以說是這幾十年來最邪惡的魔法師了。她自從被『都配傑諾』灌輸『黑魔法』7之後,就一直亂殺人。她的邪惡魔法破壞力超強,無人能比,目前我們幾個長者正在補捉她。」

「她叫什麼名子?」仔文問。

「她叫『伊織』,我們已經捉她捉了七年後。實在因為她會『指定傳送』的關係,我們一直抓不到她。」長者:「你們沒怎麼樣吧!」

幾個長者幫他們補了一些血,之後準備離開。

「你們小心點,我們會在這待命。」長者。


「那個女法太強了。」仔文說:「她放的那個魔法是我夢寐以求的『冰雪爆』!」

「沒空理你了。」藍月:「我們住村莊的旅館會安全些。」

「說的也是。」麥剎。

「走吧!」

他們離開旅行日誌,到話村去了。

現在已經晚上了,話村非常熱鬧。因為港口那邊有個女子「潘朵拉」正在賣一些日常用品。這樣熱鬧的氣氛是直到下起雨來才停止。

「怎麼突然下起雨來了!」尋夢問。

「阿災。」藍月說:「可能颱風來……」

突然,天空掉下一個冰塊,打中了一個正在尋找去處躲雨的婦人。

那婦人叫了一聲,倒地而死。

「哇勒……」

仔文說完沒多久,天空竟掉下數以千計的冰塊。

「快跑。」麥剎大叫:「到旅館去,那裡最堅固。」

他們四個飛快的跑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一陣冗長的笑聲從村中央傳來,是「伊織」。

「別再囂張了。」七個長者同時出現,他們個個高舉魔杖。冰塊才到達他們身邊時就融化了。

「嗨!你們這幾個老鬼早啊!」伊織微笑道。

「今天妳死定了!我們下了結界,妳沒辦法使用指定傳送了。」其中一個長者說。

這時,天空烏雲密布,晦暗的天空隱約映照著他們對立著的影子。

「那又怎麼,」她先是把眼睛眨起來,然後猛然一瞪:「你們動得了我嗎?」

然後,七隻冰柱飛了過去。兩個長者不幸被凍住了。其它五個長者使出極道落雷。

那個女法揮動一下手臂,消失不見。

那五個長者四處觀望,圍成圓形。

「隱身起來了!」其中一個長者說。

「在這!」她從剩下的那五個長者中央出現。如果那五個長者排成圓形,伊織就像是從圓心出現一樣。

「哈!哈!哈!」她笑著說:「你們一定以為邪惡魔法師只會邪惡魔法 8。那你們就錯了!!」

她再度舉起魔杖,四個巨大的龍捲風就應地產生,而那五個長者因為都在那女法四周,受到那四個龍捲風強烈的傷害,紛紛被彈到外面去。

「哈!哈!只會極道落雷的長者能幹嗎?」那女法大笑。

「可惡……」其中一個長者:「快!!」

那五個長者再一次同時使出極道落雷。五道閃電從天空打了下來,狠準的打在那女法身上。那五道閃電所造成光亮,眼睛一時之間無法適應,看不清楚。

待眼睛適應後,伊織竟然還毫髮無傷的站在那裡。

「呵!呵!」她說:「看來你們的『魔法攻擊力』太低而我的『魔法防禦率』太高了!!竟然嫩到魔法都打不到我!」

突然,有一個人影從那女法身邊掠過,好似刀鋒的亮光閃了一下後,伊織非常快的轉身閃過。但她的右腰還是不幸的被劃了一刀。

那個人就是麥剎。

「真討厭。」伊織說:「竟然在人家說話時攻擊我;你想吃冰塊嗎?」她笑一笑。

「是的,我有點渴說。」麥剎道。

「不過,」她瞪視:「這次你吃不到冰塊!!」

之後,幾十個石塊飛向麥剎。雖然石頭都與麥剎擦身而過,但好像不會痛一樣。

「呵!呵!」麥剎也笑著:「真癢。」

「怎麼會這樣。」伊織似乎有些吃驚:「可惡!!」

她再次使出地裂術。不過情況和方才一樣。

「怎麼可能!!」她道。

「換我了吧!」麥剎說。

然後,他跳了出去。那速度快的跟飛一樣,連影子看不見。

一瞬間,他已經在伊織前面了。他雙手高舉屠刀,往下劈了下去。

伊織彎身一臥,在右翻一圈。麥剎的屠刀就在她的腳旁打中地面。屠龍刀面有一部分插進了地面。

這時伊織的肩膀滲出了一條血痕。她叫一聲:「可惡!我的肌膚!」

語畢,麥剎的屠刀已經頂著了伊織的頭了。銳利的刀鋒微微觸碰她的脖子。

「呃……」她往麥剎身上一看:「原來是加防過的抗魔法全套啊。難怪地裂打你不痛。你現在可以殺我了!!」她微笑。

兩個被解凍的長者同其它五個一起走來,村裡的人也紛紛出了屋子。

「妳處變不驚,我深感佩服。」麥剎對她說。

「殺我吧!」

伊織閉起眼睛,麥剎把劍握緊,準備砍了…

「等一下!!」其中一個長者說:「我們是奉命來抓她去受刑的,不能殺她!!」麥剎回過頭看他們。

「妳不殺我嗎?」她對麥剎笑說:「你會後悔的。」

「長者們會用結界封印妳去奇岩的監獄」麥剎:「到時候妳就逃不出去了!」

「你會知道的。」她對麥剎笑一笑。

奇岩 1 年 11 日,他們四個到達古魯丁,準備屠龍之旅。

「伊織的事落幕了,終於可以專心的去拿飛龍的爪了。」仔文說。

他們正在古丁旅館下吃中餐。

「嗯。」藍月說:「反正我們只要有麥剎就 ok 了嘛!」

他們四個人大笑。

「去拿報紙吧!」尋夢說:「看看有什麼新聞吧!」

「我去拿吧!」仔文說。他走到架子上拿了一份報紙過來。(「報紙」的材質是「信紙」)

「哇!」仔文叫。

「怎麼?」麥剎問。

「大家快看!!」

(標題)『第十八個龍谷「自殺團」出現!!!』

(小標題)『黑老和亞力安發威,未見飛龍即被秒殺』

(報導)『奇岩 1 年 10 日,17 個戰士組成的龍谷「自殺團」還沒到達所謂的「龍之谷深處」就被被黑老、亞力安打退了。飛龍一直是住在龍谷深處的,據了解……』

「太恐怖了吧!」仔文說。

「現在去好嗎?」藍月說。

「更恐怖的消息!」尋夢說。

(標題)『邪惡魔女「伊織」逃脫,七大長者追捕中』

(小標題)『七大長者結界被滅,另有「高強之人」與之同伙』

(報導)『昨日由七大長者所「護送」的通緝犯伊織逃逸。據聞,由七大長者所組成的封印結界,被一個更強的力量毀滅,而她已逃逸失蹤。其中一個長者說:「一般被封印的人,因為力量被壓制住了,不可能自己造成那麼大的能量解除『結界』,此力量必定來自外界,而且是個高強的人士……」』

「有人和她同伙。」藍月說。

「一定是的,而且伊織她這個被封印者,不可能自己發出足以消滅由七大長者所組成的結界的力量。」尋夢說。

「其實不一定,」仔文說:「如果她念力夠的話,被封印者還是有能力解除結界破解封印。」

「我也覺得是這樣。」麥剎:「那天我把她交給長者們的時候,她說過:『你不殺我嗎?你會後悔的。』的話。」

「難道……」尋夢面色凝重:「她沒發出實力?」

他們四個沉默著。


今天,他們啟程去龍之谷打飛龍了,但這卻是不可預知的死亡之旅啊!

死靈傳

25 年後……

奇岩 25 年 1 日,天堂最富庶的城市奇岩城裡面的競場上,站著一個正在狂笑的男人。他已經連續打敗 25 個挑戰者了。他就是「藍月夜空」。

「哈!哈!哈!根本沒有人是我的對手嘛!」

他手上握著那發光的祝福武士刀。

武士刀的金色光芒,和他眼中燃著鬥志的火焰,似乎象徵那無人能比的力量。

記得 25 年前,他們四個將飛龍的爪親手交給「風雪公主」9 後。1000 萬的現金,和公主所賦與他們的爵位、特權,早就超過完成該事所應有的報答了。這讓他們從此在天堂沒有人不認得他們,沒有人不敬畏他們。這四個人就屠龍的事蹟也會為他們打造出一個傳說。

麥剎!!」風雪公主對麥剎說:「我現在命令你帶領『風雪一軍』10和二軍去抵抗風木王『史萊王』11和妖堡『沙罕阿土巴』的勢力!!」

25 年前麥剎接下軍隊後,就一直是軍隊的指揮了。

而「尋夢遺忘」則回去妖精森林。「仔文」回說話之島。

藍月夜空只要在有打鬥的地方或是賭場都可以找到他。不可否認的是,他的實力也在打鬥中提升了不少。現在他們四個當中也不知道是麥剎最強還是藍月夜空最強。

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前幾天那個極不吉利的預兆。

那一天,天色詭異的昏紅,紅得不像是那天空該有的顏色。

仔文順路進入吉倫之家時,他看吉倫面色不寧,似有所訴。

「怎麼了?吉倫老師。」仔文問。

「沒什麼……」他很煩惱樣的說:「只是我覺得……似乎有股邪惡的力量靠近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這樣的感覺。」

仔文看了一下天空,它真的紅的得詭異。

「老師,你還有感覺到其它的事嗎?」仔文問。

「是種類似『復活』的事……」

「『復活』的事?」

「嗯。應該不會錯。」

這時天上飛下一隻鴿子,是信鴿。

藍月夜空也感覺到事情的怪異了,所以寄一封信給仔文。

『你這幾天來奇岩城找我一下,天空還紅的真怪。 ……藍月 于』

「過幾天,找尋夢去奇岩城他好了。」仔文對自己說。

這時,「昀」從前面走來。

「嗨!你來這邊幹嗎啊?」昀說。

「我只是來這看看。」

「你等我一下喔!!」她跑進去吉倫之屋。

對了。「昀」是一個女法師,她自從得到「形體控制戒指」之後,就一直是妖魔鬥士的樣子了。

過了一會兒,她走出來。

「做啥?需要那麼久的時間??」仔文問。

「沒有啦!我問一下關於龍捲風的事情罷了。」

「龍捲風?你有龍捲風了?」仔文似乎很驚訝。

「我早就有學了。只是不知道怎麼提升龍捲風的威力,所以我才來問吉倫啊!」

「喔!」

他們一路走到話村。

「你知道嗎?」昀問:「麥剎帶的二軍已經在騎村被打敗了耶!」

「真的嗎?」

「因為『海音王』12 看不慣我們公主不斷的對風木發動戰爭,所以他和風木史萊王聯軍了。」

「那麥剎有沒有怎樣?」

「應該沒事吧!!」昀說:「二軍被打敗後,麥剎好像帶一軍去打海音王了。公主她好像也同意去攻打海音王這種『多管閒事』的行為。」

「看來我們這些頭上有風雲王盟徽的人不能接近風木和海音了。以免被抓去殺。」仔文笑說。

「對了,公主可能還會招集我們去組隊吧!因為一軍和二軍都在海音和騎村那,只剩三軍、四軍留守奇岩。肯特和古丁隨時都有可能被妖魔或肥族 13 入侵。」

「喔!!這樣剛好,因為我還要去奇岩城找藍月。」

「嗯!那掰了。」他們在旅館前道別。


過了幾天後,仔文和昀等些人果然收到公主傳來要招集人守古丁的盟信。他們隨即搭船到古丁會合。

「ㄟ!藍月!!」仔文看到在古丁倉庫藍月。

「原來是你!!」藍月很感動的對仔文說。

他們兩閒聊了些家常之後,才說到正題。

「你有沒有注意到天空的顏色啊?」藍月問。

「有啊!」

「吉倫那邊說了什麼?」

「吉倫臉色凝重說這可能是類似復活的事。」

「事情應該很嚴重,長者那邊不斷在討論。

「說的也是。」

「對了!」藍月說:「尋夢明天可能會來。他待在妖森待了快六年了耶。不知道他在幹嗎?」

「說的對,六年後,我們四人組的聚會他都沒到,氣屬人了。」

他們說說笑笑的進古丁旅館。

隔天,藍月和仔文在遠古和尋夢見面。

「你留在妖森那麼久,幹什麼事啊?」藍月笑說。

「我在研究東西嘛。」尋夢說。

「什麼啊?」仔文問。

「我在研究一種對不死系時,攻擊力有加成的武器。」

「有什麼心得嗎?」仔文問。

「我發現由『奧魯哈里根』製作的武器,對不死系加成最多。」

「那個武器你做好了嗎?」藍月問。

「還沒,只做好劍身而己。」之後,他亮出了那個劍身。

「就差一個鑽石就完成了。」尋夢說:「我這次來是要來打鑽石的。」

「鑽石我那邊有啦!」仔文叫。

「真的嗎?」

「嗯!!」仔文說:「我們去奇岩拜見公主後就拿給你。」

他們一行人走到奇岩去。


「藍月,為什麼你沒和麥剎去打海音王?」尋夢。

「公主叫我留下來準備四軍。」藍月。

「三軍呢?」仔文。

「好像昨天被『攸翊靛藍』帶領去幫一軍打海音了吧!」藍月。

「這場戰爭打多久了啊?」尋夢。

「快 30 日了吧!」藍月說:「麥剎本來帶二軍從風木打到海音橋了。但剛好這時海音王帶人出去和風木聯軍。風木和海音聯軍真的太強了。我們的二軍不到 3 小時就被打退了。」

「有那麼強嗎?」尋夢問。

「當然強啊!他們是風木一軍和海音一軍的聯軍耶,人數是我們二軍的兩倍,實力可能也強很多。」藍月。

「之後呢?」仔文問。

「之後,海音王和史萊王為了爭取中立村騎村 14 的控制權,反而自己打起來了,結果海音王贏了。」藍月。

「這樣剛剛好。」仔文說:「少了風木軍這個麻煩。」

「嗯!!」藍月說:「後來麥剎直接帶一軍去打海音了。」

「我怎麼都不知道!!」尋夢叫。

「廢話!你躲妖森躲那麼久,當然不知道啊!」仔文笑。

「這場戰爭可關係著全天堂,就妖堡的沙罕阿土巴都派很多妖魔去防守妖堡,燃柳的人都撤光了。」藍月。

「嗯!所以我們一定要打贏海音王。」仔文。


奇岩 25 年 45 日,他們到達奇岩城。

他們走進內城的宮殿拜見公主。

「你們三個到了啊!」風雪公主說。

「公主,打得怎樣了??」藍月問。

「本來打海音城,但是一直攻不下來。後來我叫他們攻海音村,搶些作戰物資,但也打不下來。」

「那怎麼辦?」藍月問。

「藍月,現在去準備四軍,明天去攻海音,和麥剎的一軍、攸翊的三軍他們去取海音王的命。」公主說:「仔文和尋夢你們去重組散掉的二軍和我招集的那些人去守肯特和古丁,小心妖堡的人。」

「可是奇岩不就沒軍隊了?」仔文問。

「沒關係,我們的警衛能夠撐一下子好讓我們調兵回防的。我們這次要一舉打敗海音!」


奇岩城到海音城的路上。沾上鮮血的鎧甲碎裂一地,不少的骨骸具具的躺在地上,任禿鷹和老鼠嗜交著,並沒出腐屍的臭味。

誰也沒想到這麼一場戰爭竟然要犧牲這麼多的人命。仔文、尋夢走到這看著四周,除了悲傷外,誰也沒什麼好感覺。

「大伙,」仔文後面一群人說:「我們快到海音城了,小心一點!我們接近戰場了!」

後面一群人,騷動了一下子。

沒錯,仔文他是帶領公主她所召集來的那群人。包括男騎有心如止水、雪飲狂刀,女妖有哈啦小Q,和女法昀、音痕,男法雨中迷路。

「那麼大家快走吧!」尋夢對大家說。

約莫走了幾分鐘,他們遠遠就看見海音城。

海音城四周,紅光、澄光不斷的閃動著。一大群的騎士不斷的揮舞者刀劍,並閃躲著從城堡內射出的弓箭。大家都十分賣力的為自己守護著自己的城,為自己的君主效命,即使死神黑暗的眼光正隱隱約約的從城門射出。

「大家小心點。」仔文說:「躲在我們盟的騎士後面,一有機會就把守護者之塔打倒!!那麼,大家上!!」

他們這麼一群人就混進入戰場。

仔文和尋夢不斷的掩護,衝到了城面前。

「小心!!」尋夢叫,他把

(未完成不待續)

後記

老實說我重看的時候是邊看邊笑,感覺好像是另外一個自己寫出來的。雖然是最早寫的小說,卻一直留在筆記本上沒數位化。去年有點時間就把它們全部謄到電腦上了。

「仔寇」的「仔文」、「繆ㄟ」的「尋夢遺忘」、「許帥」的「藍月夜空」、與「平」的「麥剎」都是真有其人與其角色,屬於第 6 伺服器天后海拉。其中幾個配角也是一起玩遊戲的戰友。因此,他們的講話與思考多多少少也放到對話與劇情設定中。故事本身是自己亂想的,完全不按天堂官方正史的設定走。

(沒錯,「尋夢遺忘」就是要 cue 「夢遺」;「麥剎」就是台語的「別吵」的意思。)

整個故事隨著投入遊戲的時間愈來愈少,最後就沒繼續發展了。不過當時念高中是住在學校宿舍,只有周末放假才能到網咖玩,平常無聊的時候就會思考故事該怎麼發展。但是都過了這麼久,也只記得大方向,細節早就忘光光。以下不負責任大爆雷。

「死靈傳」大致上是從攻城(海音城)的過程中,帶出黑魔女「伊織」(會這麼取名是因為當時很喜歡一部叫「IS」的漫畫)。過了 25 年(是天堂年,不是現實年),伊織的黑魔法變得很強大,打破了整個天堂世界的平衡。為了拯救世界,麥剎犧牲部分自由的意志,變成當時天堂遊戲中最強的「死亡騎士」,讓兩道黑暗力量硬碰,以毒攻毒。這也是為什麼要叫「死霊傳」的原因。最後麥剎在完全失去自由意志前,消滅自己,天堂回歸平衡(當時很喜歡「自由意志」這個概念,便把它放到劇情的設定中)。

最後一個「傳」並未取名,主要是延續「本傳」,講述「四大寇」啟程去龍之谷打飛龍的故事。理論上這一「傳」做為最終篇,一定要比「死靈傳」精采才行。可惜「死靈傳」的世界觀與意涵都比「去龍谷打飛龍」來得廣大與有深度。如果找不到很好的題材來寫,就讓「本傳」與「死靈傳」做為完整的故事也是可行的。

非常謝謝你認真看完本作,有空再回來(揮手)

(後記與前言寫於 2016 年)


  1. 指騎洞。 
  2. 肥肥最多。 
  3. 龍問:龍谷地監;龍谷:地面。 
  4. 甘特試練 
  5. 屠龍劍試練房間。 
  6. 在這個世界。商店不賣回卷和瞬卷,「指定傳送」也只有「非常強」的「法師」才能學(只有法師能學,且要非常強的) 
  7. 指任何邪惡的魔法。 
  8. 邪惡法師只能學邪惡和中立魔法;正義法師只能學正義和中立魔法。(沒有中立法師) 
  9. 25 年前,肯特和奇岩的城主。現在還是一樣。 
  10. 風雪公主 4 個軍隊(分盟)之一。 
  11. 風木城主 
  12. 海音城城主 
  13. 肥肥一族 
  14. 不屬任何城的為中立村,有話島、騎村、燃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