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地科營 3

18255617

即將升上大四的我,應該有著成熟的高中生的決心,用盡畢生吃奶的力氣,把所有的時間投注在研究所考試上面。這種為了短暫利益而打拼的生活一般來說都不太久,但至少也要個一年半載。事實上,高中或者是大學的制度,若只是單純地為了大考而設計,我認為只需要一年就夠了。想起我美麗又充實的高中生活,大概只有最後一年,我才能不違背良心的說:「我沒有對不起我的學費和父母」。大學也是一樣,升四年級的這個暑假,地科營之後,面臨隔年的研究所考試,壓力與現實把我逼急了。我索性不情願的拿出塵封已久的好兄弟,還有方升上大學時年輕衝動之下的諾貝爾大夢,那個要下定決心的所需要的毅力,就像是尋找無盡深淵中埋藏已久那三本書,普通物理、近代物理和工程數學,是的如此艱難困苦,讓人頻頻的打哈欠,甚至是睡覺了。這三本書是我的好朋友,或許是有心結的好朋友,但我相信接下來這半年,我會全心呵護它們,就像愛人般那樣的細膩與浪漫。我相信我有能力化解我們之間的心結。這是我在 2007 地科營之後的生活。

地科營是我大學生涯中第一個辦給高中生的營隊,它也是我大學生涯中最後一個營隊與活動,因此我如此的認為它確實有能耐打破我的理性,進而把我帶向感性的一方。第一次與最後一次,這兩種截然不同、使人在回憶的當下充滿歡笑、充滿淚水的經驗,同時發生在同一個時間、地點。地科營對我來說就是這樣子的東西。但我相信有一群人,他們不需要歷經第一次或最後一次這種體認,他們就能在地科營中擁有比我還要海枯石爛的愛恨情仇、淆然淚下。這群人就是組輔組,我所敬愛的組輔組。

組輔組是一個很神奇的一個組別。它看似與其它各組緊密地結合,卻又可以把它獨立出來,像是執行組那樣子的權威與特別。執行組很容易就會被人們獨立出來探討,因為它有最大的權限,也主掌營隊最現實的資產:金錢,各組都聽命於它,就像是公司中的老闆,是整個管理階層的頂端。以今年 2007 地科營的營包「黑道」來說,執行組就是工作人員們的老大。畫個管理樹狀圖就會清楚明白:執行組下面分出 5 個互相平行的小分支,分別是組輔、活動、美宣、場器和生活組,老大執行組控有雞頭,下面這五組誰做不好誰就帶著雞頭走人。組輔組呢?如果把學員拉進來一起吃尾牙的話,執行組就不好受了。整個樹狀圖在這時候大風吹,變成學員最上,學員之下接著組輔組,組輔組再分出五個小分支,執行組這時只能自哀自願地與活動、美宣等等平時正眼不也瞧的其它組別客坐。整理一下:學員至上,組輔其中,執行、活動、美宣、場器和生活五組平行並列,好大一個滄海桑田的轉變啊!

別忘了,台灣是市場經濟,不光是地科營,所有的營隊、活動都是這樣。學員付你錢想要得到一些東西,廠商贊助你想要從廣告、置入性行銷等等方式中得到回饋。有錢是大爺,你叫老爸都來不急了,還管他們個個是不是凶神惡煞、磨刀霍霍向豬羊。因此,在地科營體系中,學員擁有無高至上的地位,無論他們臨時肚子痛、有人吃沙拉還是對灰塵會過敏,或是離家的第一夜,心裡的思鄉情愁難以忘懷,就算身為工作人員的我已經三天沒有洗澡、五天沒有吃飯,天將塌了,我還是得捍衛他們,這是他們的權利,也是我們的義務。寫到這裡,不知道有多少學員已經感動得落淚,茶不思飯不想,連夜跳家要來參加 2007 地科營第二梯次。不管怎樣,最感同身受的應該是那一群站在最前線的,為我們,也就是為了所有工作人員們擋槍阻彈、流血爆肝的組輔們。

雖然我把地科營看成一種產業,內部有著企業的分工以及營運模式,對外則是用包裝與服務吸引消費者,在使用者付費之下的經營取向,以細心與熱誠維持地科營幾十年來在高中生活圈的專業與形象。別太自負!事實上,地科營單純多了!沒有弊案,沒有公司或企業明爭暗鬥,你不必擔心方才開會檢討各項活動時,你不加掩飾的惡言惡語是否讓你明天早上的人頭無家可歸;或者是遭人以美色利誘設計得逞,辜且不談挪用公款所得的三億美金不翼而飛,仇家手上威脅你的那卷該死的錄音帶,在當作呈堂供證後,可能會讓你在牢裡關到鬢毛催。以上在地科營完全見不到。地科營,清新健康,盡是歡笑與甜蜜;雖然收費並不便宜,但是每一分錢都用在該用的地方,每一份用心都使你感動。

p118562217976

3500 元不是一個小數字,就六天五夜滿滿的行程來說,這是一個物超所值的價格;但是,如果從我每個月打工的薪水來說,這筆預算會讓我放棄買下一只 Apple 純白無暇的滑鼠這個卑微的夢想。地科營花錢,或者說是所有大學營隊處理錢的方式,是門藝術。看不到電視新聞上常常出現的字眼:「公款私用」;所有的紙鈔都會被編列到請款單內,沒有報假帳或是聲東擊西;也不會像政府一樣,用最大的錢做出最小的成果。地科營,或者說所有一起投入大學營隊的工作者,這群人,不僅能獲得傑出青年獎,用錢之妙,傑出清廉獎也只是囊中之物。用錢的歸用錢,花錢買服務的學員們,則藉由組輔間接地傳達學員們的對於活動、餐點、課程等等的滿意度。

組輔是在前線打硬仗的怪漢與超女,投身學員之間,與學員同進同退。學員們最初認識的人絕對是組輔們,也對他們有最深厚的情感。雖然活動組有一定的優勢可以讓學員們對他們的印象長存不忘,但那只是幻象,與活在銀幕中的活動組相比,組輔對學員們來說比較實在可靠。他們與學員們一起吃飯,一起在大地遊戲中找尋關卡的線索;一起出野外讓太陽曬到紅腫脫皮,在舞台前與學員並坐,開懷大笑;一起數著賭場中贏得的所有的錢,共同主導一齣齣讓是笑掉大牙的小隊戲;如果你忘了同小隊內某某某的名子,問組輔就對了;他們總是記得誰是誰,並且用最無微不至的行動,表達他們對學員們的關心。值星官痛痛地懲罰組輔的那一天,大家心裡盡是不捨。六天後離別的那一天,大家心裡盡是不依。

這就是組輔組,他們密切地與學員們互動,他們知道學員們需要什麼,並且瞭解學員們的想法,他們看得到工作人員的小疏失,並且適時的提出良善的建議。組輔們就像是保姆,為學員們捍衛他們的權利,也為地科營在高中生活圈中立下良好的評價。這就是為什麼我把組輔組看成獨立的一組的原因:它聯繫著所有的工作人員與學員。我覺得它是組輔組不得不存在、反而因此變得更有價值的一個成功,也是營隊經營的成功。

我只當過一次組輔,一個總共兩天且不過夜的行程,歷程當然沒有地科營組輔們這樣子的艱鉅,但在那一次的組輔經驗後,我開始尊敬組輔這個職位。過去,只是憑著印象,或者是在營隊觀教學中得到的小結論,我一直覺得可惡的組輔組實在過份輕鬆,甚至可以不必要。我現在否定這種看法。地科營六天五夜的行程,組輔們總是最早起、最晚睡,他們必需讓學員們看見營隊中最有活力的那一面。整天滿檔的行程,組輔們不會有休息的時間,因為學員們也不休息。除了組輔外的其它各組,或許在工作時間完後就可以到營本部打盹,組輔們最多只能不合法的在課程時間中小小得到解脫。六天五夜下來,這可不是人幹的。

p118562228838

 

還有另一個理由使得組輔組有與執行組同樣的獨立性:除了應付學員外,組輔組還必需與家長溝通。不管怎樣,為人父母的,要把兒子或是女兒,連同 3500 塊交給才 20 歲出頭、對他們而言且不足齡的小鬼們,要怎麼叫人放心?組輔組在營期開始之前,就擔任與家長溝通的媒介。這是神聖的使命。你說服你爸買一輛全新的野狼檔車給你有多困難艱鉅,組輔們要對付家長的情況就有多困難艱鉅。別忘了,比起才小組輔們兩、三歲的學員們而言,這群大他們二、三十歲的父母親才真正難纏。「我兒子有沒有錄取地科營啊?」「啊報名費我一個禮拜前就匯了,你們怎麼沒收著勒?」,我的室友,今年的組輔長賴毛,常常在我背後用手機進行這樣子的對話。(能力愈大,責任愈大,營期總算是結束了!組輔們,好好休息吧!)

ㄎㄎ,一個不小心就拍了組輔們好多馬屁,害我又來不及紀錄營期間發生的事了。上大學後到大四前,有太多美好的回憶沒有紀錄下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地科營,我要把它完美的捕捉下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